在瑪利亞帶孩子,經常要面對突發的「肢體攻擊」,而讓老師身體難免傷痕累累。面對重度者嚴重行為的攻擊,老師仍持續的付出,因為他們知道孩子不是故意的,他們知道孩子是因為難過、憤怒,但是不知如何傳達,於是自然用了最原始的宣洩方法。老師這時候,一不小心就成了不還手的鐵拳沙包!

在霧峰教養家園當夜間守護者的吳深蘭老師,面對無法入睡有捏人滿足的個案,犧牲小我讓個案滿足之後入睡,下大夜後兩臂瘀青。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為她是不是被暴力襲擊了呢!她說,那沒有什麼,痛一下就好了,只要孩子可以安定下來,痛一下沒什麼!

雖然如此縱容的對待,對於孩子失序行為的矯正是無所幫助,但是,包容中的愛的力量,旁人感動,孩子其實更是明白;老師所承受的這些傷痕,即使是親愛的家人,也未必能心甘情願的承受。深蘭老師和這孩子的感情好得不得了,一個抱抱一個親吻,總 讓人以為他們是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