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志工李健福 / 瑪利亞志工隊


     當志工要一路走來保持始終如一,說起來很簡單,其實做起來卻是困難重重,除了本身要有相當的耐力和愛心外,還要有相當毅力和精神,方能達成。就好像是一張漂亮剛出爐人見人愛新的千元大鈔票一樣,在經過人們多次交易的洗禮之後,大份都會跟著時間的增進而變了樣,與原來的純潔無暇的樣子大不相同,畢竟我們都一個普通的”凡夫俗子”沒有超乎聖人之能力,我們都是由肉體之軀帶著三魂七魄之身所構成,吃著是五穀雜糧,面對的是五顏六色的誘惑和外界各種五花八門的引誘,難免人會有七情六慾,身體上偶爾會有不順暢與不適,心情上偶爾會有不痛快與阻塞的時候。

     雖說人生在世有如”滄海一粟,曇花一現”,只不過是短短的數拾個寒暑而已,但人總會遇上了生理上有所不適,心理上有所阻塞的時候,在種情況之下就很難說會有一路走來保持始終如一?,甚至於連有始有終都沒有沒呢!,不僅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如此,當志工的人也是如此,更何況是我這個神經每天在拉警報五不全的志工哪!

我的頸部兩側和隻手腕乃至腰神經痛是原自我腦性麻痺的後遺症所引起的,抽痛幾乎是成為我每天必修必備的功課,不過俗語說得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又說 "一技草.一點路.天無絕人之路.草仔技也會拌倒人",使我一來到台中市愛心家園當志工,我就會忘了我的存在,因在台中市愛心家園裡有著如同”聖母瑪利亞”般慈祥工作人員和老師及長官在陪伴著我,不時給我支持打氣和關懷幫忙,如有:毓萍姊.秀里姊.美芸老師.書杰老師.怡君課長,鈴玉姊和櫃台的位大哥加上園長陳姊.麗娟師姊.瑞豐師兄.還有以前的佑昇小姐.綺美姊...等等,使我感受良多,也使我在志工的路上才不至於有”馬矢前蹄”的醜態百出,相形之下我的病痛也就被麻痺熔化掉了。

反而更進一步能去幫助關懷同病相憐的身心障礙者,像是自小在瑪利亞長大重度腦性麻痺的 "阿宇",因為他的行動及生活起居各方面實在非常很不便,往往都要靠家人的扶助才能起身行動,如家人忙於其他事物,”阿宇”便無法起身行動,再加上”阿宇”體弱多病,又有循麻疹的皮膚病,一到了夏天”阿宇”全身就會發癢苦不堪言,所以造成”阿宇”心情時常鬱悶很自卑想不開。雖然我心有餘常想去看看他和他聊聊心事,看能不能助他解開心中的結,但每每都因(他家住台中縣大里市)(對我來講是)路途的遙遠而力不足的放棄了,于是我換個方式常以E-mail來傳遞對”阿宇”小小一點關懷和祝福,希望”阿宇”能早日走出自誒自嘆的陰霾,引渡他走向快樂的人生。也希望社會大眾能給予”阿宇”實質的幫助和關懷。

就是這樣才使我在當志工路上,一路走來雖不能說是保持始終如一,至少還有始有終。人生本是一場風風雨雨的戲,只要大家彼此能夠相互的關懷,相互的扶持,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用愛來化解一切繁雜的事物,能懂得知足常樂感恩惜福,在大的風浪和豪雨也會很快的風平浪靜雨過天晴,那麼野地也會變成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