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老師運用結構化教學製作「回家時間表」,透過回家時間表的操作,小安清楚知道爸爸來接他的時間,而不會情緒焦躁不安 


文/霧峰教養家園教保員  戴慧萍

結構性教學法在自閉症服務對象的運用

「聯絡簿」、「健保卡」、「爸爸來」….這是我帶「安」後每天都會聽到的辭彙,也是一個自閉症個案對想回家的表達方式。
     「憂鬱王子」是我私下給他取的外號,因為長得高高帥帥的他, 總愛把眉頭擠在一起,表現出憂鬱無辜的樣子。
自閉症的孩子總有許多固執性的行為,當然「安」也不例外,倒退走路、坐固定的位子和馬桶、睡覺時要聽冷氣口的風聲才能安然入睡…等。

    小安的爸爸是單親,因為工作的關係,大約每兩週來園帶小安與弟弟回家,由於對時間觀念的缺乏,小安無法計算與理解爸爸什麼時候會來接他,所以每天都以同樣的方式表達。剛開始老師們用口語回覆他再等幾天,或者指著日曆告訴他幾月幾日爸爸才會來等,都無法讓小安了解,因此常會發生因無法理解老師的回答而大吵大鬧的情形。

    為了讓小安理解這樣的作息規則,我每天幾乎都輾轉難眠,但感謝上帝看到我的憂愁,在我身邊安排了許多天使幫助我解決眼前的困難,主任和組長提供了我幫小安做《回家時間表》的想法,透過每天《安的回家時間表》的操作,小安知道第二週星期五,當卡片撕完了,爸爸就會來接他,也請爸爸要信守承諾,經過一段時間的操作,小安漸漸了解這個規則,對於未來有預期,心裡有了安全感,在園內的各項學習也更專心了。